不禁要多看一眼的泳池鮮肉—浸泡在范揚宗與大衛霍克尼眼中

泳池系列-在水面下

消毒氯氣浸潤了烈陽,光線沿著游泳池跳躍、胡亂反射,滑膩的泳褲布料摩擦著冰涼磁磚,一頭滑入水中,立即觸動人兒重回水體包圍的愉快本能,池面下是億萬氣泡在打散浮升,隔壁水道穿著白色緊身短版泳褲,繃著兩道人魚線的少年小鮮肉臉紅筋漲,矯捷地以自由式朝你的方向逼近,他青春勃發,短髮全部收進泳帽,電鍍泳鏡反射出銳利虹色,勾引「你」,再多看幾眼,而不確定「他」是否在看「你」,此時水下空間偌大又貼身,曖昧無比。這是范揚宗的泳池紀事,也是他觀察人們的情慾眼光的收納。

泳池系列-漂浮在充滿落葉的泳池裡

范揚宗先前的《造飛機》、《割草》、《車內》、《夜店》等系列,便開始嘗試處理「我」者與「他」者,彼此之間觀看位置的調度與視角,而觀看與被觀看的力度在《夜店》系列中,變得更加劇烈。夜店作為一個交際的娛樂場域,人變成被觀看的慾望投注載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在舞池與酒精中變得微妙、生猛、迂迴、越界。

三八痣看Disco球

《夜店》系列其中一件,范揚宗描繪一雙墨鏡,鏡片映照著華麗的disco ball,而憑藉著這個構圖,范揚宗彷彿開挖到了自己某種原生的驅動力,強烈且無法抵擋:熱辣的陽光印記在粗獷男人頸上、背上、腿上、眼窪之上,一具具曬傷的紅通肉身綴著耀眼水珠,繞著夏日游泳池,既熱愛它,亦想進入它,與夜店截然不同的空間,泳池卻噴發著更加高溫的情慾水蒸氣。

泳池系列-閃耀的水珠

1960年代,情痴的大衛・霍克尼1,將他與同志愛侶彼得・薛斯辛格(Peter Schlesinger)在加州洛杉磯共度的泳池時光,永恆地記錄在畫布之上;洛杉磯直射的艷陽、空曠的獨棟建築與私人泳池,戀人在池畔嬉戲消磨大把時光,累了就在落地窗旁的陽光裡睡下。

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

大衛是個有快速發表慾的創作者,運用壓克力顏料特有的塑膠質感,快速輕薄地刷塗畫面,表現出強烈光照下,物體明度變得極度對比與扁平的視覺經驗;以扭動的線條來呈現水光與流動感,池水彷彿仍在不停晃蕩;光著性感屁股的青年在池畔、在淋浴、在床上,形成魅惑煽情的色調。同樣以壓克力作畫,范揚宗運用精細且節制的膠帶貼邊手法,以「顏料的扁平」堆疊體感層次,並透過透明、半透明的顏料,細膩地灌入泳池,呈現有份量的「水感」,彷彿觸手便會沾濕。

a lazy summer afternoon

兩位藝術家運用的技法與各自的泳池視角呼應,范揚宗描繪壓抑的公共泳池,人們視角迂迴試探,若有似無的擦肩,泳鏡焦點上全力凝視的泳客,宛如男同志開啟雷達2搜索同類般,而大衛的私人泳池幾乎不需要遮掩,盡情暴露了他自身對情人的傾慕,以及隱藏在背後—戰後百無聊賴,享樂主義之下的虛無感受。不過他們二位皆藉著泳池場域的特殊性,以及「水」的流動意象,留下了情慾痕跡,范揚宗的紅漲是令泳裝也無法遮掩的曬痕,大衛・霍克尼膽大裸泳的白皙股間,都是性感訊號的大量放送,整座夏日游泳池,收納了所有情卻又大膽示愛的裸身眾人。

泳池系列-公共泳池2


註解:

[1] 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1937年生於英國,作品涉及繪畫、版畫、舞台設計、攝影。在2012年,英國皇室授與他象徵擁有重大文化貢獻的功績勳章(Order of Merit)。除了著名的泳池系列之外,以突破傳統構圖的攝影拼貼為人所知,著有《隱秘的知識:重新發現西方大師繪畫技術》來論成他的構圖研究,喜愛使用新興媒材,最新作品利用電子產品ipad來完成。

[2] 同志雷達(Gaydar),是英文單詞gay(男同性戀者)和radar(雷達)的合成詞,是指人們判斷別人的性別取向的一種直觀能力。

特約編輯:許兵慰


延伸閱讀:以魔性笑顏花朵橫行藝術與商業之間的村上隆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 藝術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