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

聽天使在唱歌,我們都要快樂~瞿廣慈天使幸福之歌

瞿廣慈天使

《彩虹天使-虹》

拍動迷你翅膀雲遊天國,前來告喜的嬰兒天使,在古典大師們的畫筆下,肌膚總是透著頻果光澤,笑容無邪地彷彿要落下金粉。中國藝術界黃金夫妻拍檔之一的瞿廣慈,巧手化妝,將西方天使的形象,換上了東方人的面孔,渾圓的面容刻畫著迷你小巧的五官,表情微妙:嘟著嘴,托著臉,閉眼沈思,微微憂愁、微微期待。

瞿廣慈天使

《維納斯的誕生》,法國畫家亞歷山大·卡巴內爾(Alexandre Cabanel)

2010年瞿廣慈受邀至香港舉辦個展,回顧了當時約莫十年間的創作凝縮後,瞿廣慈便有了嘗試雕塑量產的想法。當時策展人詢問他,什麼是你不需要說話,只要拿出來就能代表你的雕塑形象?

肉肉的「天使」形象立即揭開帷幕飛入腦中。

瞿廣慈說:「香港是一個非常商業的社會,大家生活節奏非常快,不會對一個物品深究」,為了跟香港的步調共舞,瞿廣慈將原來有73cm高,坐在高板凳上沈思的天使雕塑,縮小為25cm,拿掉了板凳,也將天使翅膀原本複雜的潑灑與滴流效果提煉簡化,成了一目瞭然、形象歡快的《彩虹天使》,精確地捕捉到了香港觀眾的精神核心。

瞿廣慈天使

《男天使》,73×60×33cm。

瞿廣慈引用中國對於彩虹雙色的定義,為天使分出男女,《女天使-霓》梳著貼齊的西裝髮型、《男天使-虹》有著毛澤東般的大背頭。瞿廣慈早期的作品以陶瓷與泥塑為材料,後來受到其妻向京的影響,也開始使用玻璃鋼,不過在《天使系列》中,有許多玻璃鋼天使雕塑,仍然試圖透過細膩的手繪,去再現與模仿陶瓷溫潤的手感以及光澤感。

《彩虹天使-霓》

《天使比比》

瞿廣慈與其妻向京在雕塑領域頗負盛名,2010年拎著兩人份的創造力,以「稀奇」藝術商店跨入了商業與設計的領域。連理二人其風格卻相當迥異,藝術總能反射人心,發胖的男童形象,彷彿是撥開圓著臉卻充盈著幹練感的瞿廣慈本人之後,會發現的童貞心靈;披著憂鬱鬃絲的馬,馬頭回首一雙靈動的眼眸,與嵌在向京臉孔上的那雙並無二致。

《異境—這個世界會好嗎?》原作

《異境—這個世界會好嗎?》收藏版

瞿廣慈(左)、向京(右)合照

稀奇藝術商店創立的核心概念是「禮物」,向京與瞿廣慈總是不停重申,想要做出一種能乘載送禮之人珍貴心情的藝術載體。陶瓷藝品是中國文化技術的極致之一,英語「China」一詞除了指中國,同時也是陶瓷的單字。「禮輕情意深」,陶瓷易碎卻又巧麗的特質,頗能表現人們細細呵護的情感份量,所以我認為,即使後來瞿廣慈轉而使用強度比較高的現代玻璃鋼材質,仍在某些系列表現出陶瓷質感,就是重視這種心情的理由。

《節慶男天使》

中國的送禮文化中,最為有名的就是「紅包」,不過在西方節慶中,禮物挑選的過程與種類,被視為你與對方了解程度以及彼此心意相通的表現。

瓷器

傘柄上的金色天使

瞿廣慈曾說:「身為一個藝術家,可以不用去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必須專注在自己的世界的建構;但經營一個品牌,必須去面對群眾的需求,產品必須將作品經過轉化以符合多數人的共性。」稀奇藝術商店除了價格比較高的天使系列雕塑,也將天使製成蠟燭、瓷杯、雨傘、手機殼,滿足了各種客層送禮的需要。藝術品跨入了商業設計領域的改頭換面,有點像是換衣服,也許很多人無法接受這種換裝,但這有點像是將古典樂重新編曲為流行樂,換了一副筋骨,不一定就換掉了靈魂。

最新款的《自由男神》 Mini版

蠟燭

撰文/許兵慰
圖片/稀奇藝術商店
編輯/艾莉歐

用可愛的童話溫柔的殺我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