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

女性藝術家崛起是神話?拍賣總額僅佔全球總額2%!

一份新的報告發現,雖然工作平權的議題不斷的持續推進,但在藝術界女性作品仍然不足,甚至近十年來有裹足不前的趨勢,媒體研究表明博物館的館藏中只有11%的作品由女性創作。這些發現挑戰了近年來在藝術界出現的最引人注目的事件-「漸進式變革,曾經被邊緣化的藝術家,在藝術機構中獲得了更公平的代表權。」

但是,在研究中表明,至少在性別均等方面,這個故事其實是神話。

女藝術家和支持者在1984年在MoMA外面抗議©Clarissa Sligh

根據In Other Words 和 artnet News彙編的一項聯合調查,自2008年以來,共有260,470件作品進入了博物館的永久收藏品,其中只有29,247件是女性。而女性在藝術領域的代表性缺乏增長,女性藝術品拍賣總額僅佔全球總額的2%,其中草間彌生(Yayoi Kusama)就佔了25%。

草間彌生,#MeToo,平權,平權教育,女性主義
草間彌生站在她的工作室中的一幅畫前。僅她一個人就佔女性藝術家拍賣支出的25%。Photograph: Alamy Stock Photo

該研究調查了美國的26個藝術博物館和機構,並對2008年至2018年之間的全球藝術市場進行了分析,之後又進行了針對非洲裔美國藝術家的研究。結果發現,在永久收藏的藝術品收購中,只有11%是女性;而策展部分則只有14%的展覽作品來自個人或女性藝術家群體。

artnet News執行編輯朱莉婭・哈珀林(Julia Halperin)表示「當我們著手進行這個項目時,我們很高興追踪到女性藝術家在業界的各種變化。也因此發現數量仍然如此之低,並且成長幅度幾乎低到沒有辦法測量出變化,這讓我們感到非常沮喪。」


每當我們提起工作平權尤其是性別時,社會觀感都會偏向「這是女權主義」的誤解,因為當我們談起性別平等時都在突顯女性資源的不足。這份藝術界面向女性的調查報告,本意是揭露性別工作權「不平等」的地方,而非提倡女權主義。因此,這份報告丟出幾個問題來反思:為什麼女性比較少呢?是因為從源頭女性投入藝術的機會就比較少嗎?還是……

|這一切是誰在做主?

在調查中顯示相關機構的首席策展人中,大多數是女性(23位女性,而13位男性)。總體而言,美國博物館僱用的女性人數多於男性,但收入方面這些女性的收入低於男性同事。根據2017年國家博物館薪水調查,男性首席策展人平均收入為71,050美元,女性為55,550美元。

婦女在歷史上比創造者更容易成為繆斯女神。藝術家多拉・馬爾(Dora Maar)通常被稱為「畢卡索的戀人」之一而非全名。/Maar, Double Portrait with Hat (c. 1936–37).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此外,令人驚訝的是 26家博物館的託管委員會進行的分析表明,其成員中幾乎有一半(約47%)是女性,但女性創作在展出與收藏的作品數量仍沒有進展。莫爾斯沃思說「藝術世界根本不是想像中的自由且進取的堡壘,而且你無法解決自己『無法擁有』的問題。」雖然就平權的議題業界產生許多善意的對話,但是「真正想要改變就意味著要去做,去糾正。在很多地方,實際的情況並沒有被擺在桌上。」

|請在意配額的人們,為新事物騰出空間吧!

在那些認為將一個群體相對於另一個群體擁有較多權力,可能會降低該計劃或策展人質量的人中,女性爭取權利的舉動引起了爭議。畫廊主多米尼克・萊維(DominiqueLévy)說「我擔心焦點會歪曲到—最終以性別的方式而不是從質量的角度來看藝術家。」

但也有另一種看法,藝術界在處理性別代表性問題上落後於其他領域的部分,原因出於外部壓力很小,並且「沒有正式的承諾或衡量成功的標準」。

路易絲・布爾喬亞(Louise Bourgeois)是藝術市場和博物館數據前十名中唯一出現的藝術家。/Here, I do(2010). The Baltimore Museum of Art © The Easton Foundation/ Licensed by VAGA at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Y

相比之下,公民監督和#MeToo運動已幫助推動電影和其他創意產業的變革更快。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已承諾到明年實現性別均等。藝術家米科爾・希伯倫(Micol Hebron)說:「我認為我們將進行的對話,將使很多人對配額感到不舒服。因為實際狀況是幾個世紀以來,男性的配額超過女性。」現在要做的只是把超過的部分平均回來而已。

領先的是:PAFA在2008年至2018年間獲得了58%的女性工作,包括喬伊斯・科茲洛夫(Joyce Kozloff)的《 Knowledge #51: The Map of Tenderness, 1678 (1999)》/Courtesy Pennsylvania Academy of the Fine Arts. © 1999 Joyce Kozloff

現在年輕的一代不僅更加開放,而且還積極推動根本性的變革。BMA首席策展人康妮・巴特勒(Connie Butler)說,「#MeToo運動真正喚醒了年輕一代希望以非常特定的方式看到平等的年輕一代」,巴特勒在策劃這個里程碑式展覽時,曾率先爭取女性藝術家的認可,她說「《WACK! Art and the Feminist Revolution》於2007年在洛杉磯MoCA舉行,女性藝術家要做的比我們提出的要求更高。」

收購餘額之所以難以轉移的部分原因是,它們不僅受到策展人影響購買,有時也會成為捐贈者的禮物。《源氏物語》(約1600年)的摘錄自小野之大(Ozū)的作品於2018年被贈予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資深策展人米婭・洛克斯(Mia Locks)說「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是承認我們實際走到哪個階段,而不是我們認為自己已經到達……承認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進行真正的變革。」

新聞來源/theguardian
研究報告/《 In Other Words 》和《artnet News》共同合作


  •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加入<line好友>,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