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畫畫的孩子不會變壞?走歪的的大偽術家Wolfgang Beltracchi

延續之前提到蘇五口火透半邊天的「抄襲系列」,他拆除了品牌的保護傘,使名牌貨攤在陽光下,讓消費者重新審視了品牌的意義。

抄襲致敬

沃夫岡請他的妻子假扮為已逝的老商藏家/圖The Greatest Fake-Art Scam in History?

而這篇我想談談西方藝術世界抄襲領域裡,惡名昭彰的大偽術家沃夫岡(Wolfgang Beltracchi),試圖穿透那些被冠上抄襲之名的創作者的眼睛,在他們眼裡究竟看見了哪些風景?(我暫且不稱它為「醜聞」或「犯罪」,以免落入了天真的善惡二分法裡。)以及「抄」這件事,為什麼總能挑起人們對創作道德批判的敏感神經?

抄襲致敬

沃夫岡與妻子展示藝術家Mark Ernst的仿作

出生於德國的沃夫岡從小看著父親從事教堂壁畫的修復工作,業餘時間父親愛好臨摹歐洲繪畫大師們的作品,沃夫岡14歲時臨摹了第一幅作品:畢卡索1903年藍色時期的粉彩肖像《母子之情(Motherhood)》,也許,可以稱之為他偽畫生涯的起點,他的父親看見成品,宛如發現了能夠噴發岩漿的火山洞口,逸脫於常人理解之外的才能總是令人怯懦,父親擱置畫筆,好一陣子不再畫圖。

抄襲致敬

畢卡索《母子之情(Motherhood)》

在以沃夫岡的故事開拍的紀錄片《蘇富比偽畫大師》當中談到這張臨摹,他道出了一個關鍵的思想:他覺得這張畫太「沈鬱」了,於是自己添加幾筆,覺得這張畢卡索作品才終於完整。

下圖為德國藍騎士畫派藝術家,坎本唐克(Heinrich Campendonk)的作品

《牧歌風景(Bucolic Landscape)》,1913

透過明豔的色塊與畫面切割來呈現房子、山林、陽光、人、山景、動物,象徵著創作者開始重視人內心的動態,傷心的時候,會看見房子被雨淋灰撲撲的藍;雀躍的時候,動物彷彿肌肉漲紅著在開心互相追逐,而且人的心情是會重疊的,苦惱有時混雜了一點亢奮、愛慕總帶著一點嫉妒的酸,所以色塊經常相互交疊著,暗示著人心之複雜,這正是藍騎士畫派成員的特色:畫作要反映人的心理活動。

沃夫岡模擬坎本唐克創作的《有馬的紅色風景(Red Picture with Horses)》

沃夫岡的偽作是「改造式」的,他熟讀藝術史,並經常翻閱大師們的作品圖錄,找出下落不明或是藝術家作品遺落的年代,潛入他們的腦,化身為去世的大師們,站上前人的肩膀,畫出比前人更高竿的絕妙景色,靠著這個本事,沃夫岡偽造出原作早已遺失的《有馬的紅色風景》,甚至讓原作者坎本唐克的子孫誤認:「這是坎本唐克最好的作品之一!」

身為德國人,模仿了德國的藝術家,騙過了德國拍場與專業人士的眼睛,但最後因為沃夫岡誤用了坎本唐克的年代還未曾發明的「鈦白」顏料而泵殼(台語,意指東窗事發),判刑入獄。最可怖的抄襲者就是這種類型,在原作者的龐大基礎上,增添額外的創意。

但就結果論而言,沃夫岡的確「創造」了比原作還要鮮活的畫,當代藝術領域中,不乏這種延續與引用前人創意的作品,沃夫岡算不算是在執行一場極致的「抄襲」行為藝術?

沃夫岡曾說過:「我不複製畫,但我會進入畫家的腦袋裡。」,他曾為了模擬野獸派藝術家畫畫的情境,到他們都曾待過的法國南方,拉西奧塔鎮(La Ciotat)的海岸寫生,沿著過往大師的痕跡追尋,畫了好幾幅大師描繪過的岩石海景。

《蘇富比偽畫大師》畫面截圖,沃夫岡在La Ciotat寫生

弗里耶茲(Othon Friesz)描繪La Ciotat的景色/Georges Braque – La Calanque-Temps gris, 1907 at Pinakothek der Moderne Munich Germany

布拉克(Georges Braque)描繪La Ciotat的景色

沃夫岡對材料的製造、歷史的脈絡、藝術家的心理進行龐大的考究,讓偽作流入市場,就像蘇五口藉著抄襲對時尚界提出省思,沃夫岡是否藉由「抄襲」嘲諷了整個藝術商業體系,笑它是個看不見心裡價值,只看見金錢價值的偽善體系呢?

撰文/許兵慰
編輯/艾莉歐

★ 延伸閱讀 ↓↓ 試著從日本傳統畫派「琳派」以及倒霉的原作者坎本唐克繼續聊,抄是好還是不好,抄了是不是就會變壞孩子?

跨越百年的風神雷神圖與偽術下的犧牲者Heinrich Campendonk

天下時尚這樣抄!the copy of the copy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