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y Robot:空山基的械慾女郎

空山基繪製的C-3PO和R2-D2,圖片來源

《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 1(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第一幕,經典的宇宙追逐戰,紅綠光束比拼交火間,忽有一艘帝國軍戰艦龐然降至,輕易擄獲逃跑中的外交大使船,而在女主角莉亞公主之前更早現身於螢幕中的,就是禮儀機器人C-3PO和航太機器人R2-D2,他們兩「機」在往後四十年間,擔任星際大戰系列電影的第一形象。星戰電影初登場,彈幕四射的震撼畫面,觀眾無不臣服,當時,日本Suntory(三得利株式會社)欲乘上這股當紅熱潮,利用機器人C-3PO喋喋不休,卻有著迷人的愚懦人格特質,來為自家產品做廣告,但牽涉版權與時間壓力,空山基在設計師好友的邀約,接下該挑戰,以科幻默片《Metropolis》 2(大都會)中仿造女主角Maria(瑪利亞)美麗身形的女性型機器人為藍本,創造出了線條與質地更加魅惑婀娜,完全位於C-3PO拙笨肢體的對立面—精緻的全新機器人形象「Sexy Robot」。

《Metropolis》中的女性型機器人,圖片來源:電影畫面

Sexy Robot,圖片來源

1999年,由空山基一手設計外殼造型,與Sony(索尼公司)合作的玩具「機器寵物狗AIBO」上市;接著,搖滾樂團Aerosmith(史密斯飛船)2001年的專輯《Just Push Play》,封面再度出現騷首弄姿的機器女郎,多不勝數的合作案之後,這些閃著銳利光芒,熠熠動人的金屬女體,終於也反射進了星戰導演George Lucas(喬治·盧卡斯)的眼眸裡。

在2013年,空山基受邀為星戰中的虛擬種族—Twi’lek(提列克人),繪製設計概念圖;提列克人在星戰故事設定中,富有雌體柔媚優雅的特質,沒有任何種族在姿態上比提列克人更美麗,導演看中了該設定與空山基的創作慾望導向不謀而合,兩人成功駕馭出一幅跨越種族、充滿誘惑力的作品—有著海洋般藍色肌膚的提列克人,同時也是絕地武士的Aayla Secura(艾拉・賽庫拉)。

不同世代的AIBO,左三為第一代,圖片來源:Sony

《Just Push Play》封面

George Lucas與空山基合作的Twi’lek形象

風俗女郎與機器人,兩個看似無關的概念,空山基讓他們交融,誕下天生麗質的「Sexy Robot」,破除了「機器人」仍是「機器」的冷硬藩籬,為機器人注射了「人」具有的情慾特質。縱古至今,在科幻領域的藝術作品中,當「人」與「機器」的界線越發交雜混合,人類首當其衝必須要面對的命題是:「人類的定義是什麼?」

我認為空山基借由情慾下手(雖然他亦製作動物、男性的金屬形象,不過他鍾愛的性感女體仍舊是壓倒性的多數),藉由換位思考,當人們將生物本能的情色凝視,投射在無機物質的女體肌膚之上時,卻仍舊能夠觸動觀眾自身的深層情慾,以此去刺激人們思考—那道「人類定義」的永恆哲學命題。縱然反骨的空山基曾幽默地表示:其實自己未曾在處理科幻或者未來的問題,只是將人類的肌膚置換為金屬爾爾,不過我能大膽地說,當空山基以Maria為原型的女性型機器人為靈感時,已經將機器人從未來幻想的科學角度,藉著色情凝視,推進到了人類定義的哲學領域。

Sexy Robot的金屬雕塑,圖片來源

 


註解:
1 《Star Wars》(星際大戰),在1981年後被重新命名為《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由George Lucas(喬治·盧卡斯)編寫及執導的美國太空科幻片,是《星際大戰》系列最初的一集(按所有劇情排序是第四集),於1977年上映。
2《Metropolis》(大都會)是德國電影導演Fritz Lang(弗里茨·朗)所執導的科幻默片,於1927年於德國柏林首映。

特約編輯:許兵慰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 藝術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