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學觀藝術 早殞的彩色點點彗星喬治・秀拉

進入正題之前,先來聊聊現代平面印刷中的「網點印刷」。如果拿出高倍率的放大鏡觀察我們手邊常見的印刷品,你有可能會發現,原來眼前的黑不是黑,而是無數的彩色小點疊在一起,遠看是黑,近看是繽紛。這些小點除了黑色,通常還有洋紅色、青色和黃色。用這四個顏色以不同的疏密組合疊印,便可以讓我們看見成千上萬種顏色。在十九世紀末,有個畫家就是用這樣的原理作畫,開出「點畫法」的先河,在印象派步入疲乏的時代,給藝術界注入「新印象畫派」(又稱「分色主義」)的新血。這位藝術家就是法國的喬治・秀拉(Georges Seurat)。

喬治・秀拉在學生時期嘗試各種畫法,臨摹許多古典作品,也研究印象派,然而他並不想追隨誰,想找出自己的路。在此同時,他接觸到科學界在可見光上的一系列理論,關於人類視覺如何分辨顏色,以及對色彩進行的分析等等。色彩學研究早對印象派有著深遠影響,但將「上色」這回事系統化到極致,並且以此造出前所未有的鮮明飽和畫面的,喬治・秀拉大概屬第一人吧!

點畫秀拉

《大傑特島的星期日下午》(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1884年到1886年,收藏於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

這種「我不在調色盤上混合顏色,讓你的視網膜和大腦自己來」的作法,是將畫面的顏色徹底析離,透過嚴密計算色點的分佈、機械式地以單一筆觸畫著點點來完成的。這幾乎像是在那古早年代,他有著電腦一般的運算能力,可以將畫面分好色版、點陣化,然後用手與筆來印刷。想想這其實是很驚人的意志力。他在畫出雋永流傳的代表作《大傑特島的星期天午後(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 1884~1886)》之前的草稿與顏色試稿就高達四百多幅,而正式畫到巨幅畫布上(205x 308公分)時整整「點」了兩年。

除了畫作之外,喬治・秀拉的言行舉止甚至是家庭與感情生活,都可以用嚴謹內斂來形容。這些看似很不像射手座(他的太陽星座)的典型——愛好自由、享受冒險、率性隨興。然而射手座也有心智活躍的特色,喜歡抽象思考與可實踐的理論。至於他的外在表現非常像處女座(擅長分析與透過實作來完美),這可以看向他的上升點。另外,土星和冥王這兩位有名嚴格甚至嚴厲的老大,也牽制著他的射手座金星與水星。

《阿尼埃爾的浴場》(Bathers at Asnieres),1884年,收藏於英國國家美術館

《擦粉的女人》(Young Woman Powdering Herself),1889年到1890年,收藏於英國柯特爾德藝術研究中心

據說喬治・秀拉在青少年時期開始就想要找到「作畫的公式」。從星盤上可以觀察到土星也是從那時就沿路向他的個人行星叩問「具體可以依循是什麼?」而他給出了美麗的點描畫作為回應。他的一生並不長,不到三十二歲時便因白喉(Diphtheria)去世。在占星上是剛經歷完了「土星回歸」便走到了終點。這個時間往往是人們透過許多試驗,第一次「真正地認識自己」,然後帶著深刻的體悟繼續人生旅程的轉變期,往後也將因此活出星盤更豐盛的樣貌。這不禁讓我猜想,如果喬治・秀拉可以繼續他的人生,是否會再轉換出意想不到的形式,揮灑射手座的奔放與熱情?然而他終究是顆早殞的彗星,在天空中灑下無數繽紛的點點後,在消失之際使人們看見了美麗。

延伸小貼士:

喬治·秀拉(Georges Seurat,1859-1891)《格朗康海港》(La rade de Grandcamp – Le port de Grandcamp)

在2018年5月洛克菲勒-世紀拍賣中秀拉的《格朗康海港》以美金34,062,500成交,同場拍賣會上畢卡索的《拿著花籃的女孩》以美金1.15億登上「畫作拍賣史上第六貴」的寶座。

撰文/七星談
編輯/艾莉歐

神秘學觀藝術 畢卡索頭頂上的那群星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