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美藝論, 藝事廳

藝壇闖蕩大不易──台灣女婿近藤悟的求生筆記

[以台灣為基地,闖蕩藝壇系列二] 談到近藤悟(Satoru Kondo),自然得先聊聊他是怎麼成為台灣女婿的。在東京出生,他卻對這個生活步調過快,讓人頭暈目眩的大城市始終沒有好感。也曾經當過白領上班族,卻始終覺得人生少了什麼,而在35歲那年毅然拋下穩定的工作,遠赴英國倫敦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攻讀藝術創作,更在留學期間情繫台灣女孩許瓊文,移居台灣就此成為他不得不去正視的重要課題。

台灣女婿,公仔,攝影師,近藤悟,Satoru Kondo,黃心健
日籍攝影藝術家近藤悟。圖/近藤悟

|創作貼近土地,連結台日情感

雖然創作媒材以攝影為主,但近藤悟喜歡欣賞繪畫更勝於攝影,創作受到繪畫的影響跟啟發反而遠多於其他攝影名家,曾為了向英國畫家泰納(J.M.W. Turner)致敬,在颱風天揹著相機到海邊拍照。他說自己都一直嘗試著去找出看待事物的全新角度,讓他的創作裡能有一些輕盈的幽默感。而就他的觀察,台灣藝術展覽的內容與品質或許較之英國與日本都還存在一段差距,可是這裡就像是日本的鄉下,可以很輕易地接觸到大自然,處處都顯得活潑多元又沉穩厚實而充滿難以言喻的吸引力,讓他在走訪島上各地之際,得以挖掘出許多他人不曾發現特殊創作題材。

近藤悟透過走訪全台各地,挖掘可能的創作題材。圖/近藤悟

吉祥物就是一個最具代表性的例子。近藤悟說,吉祥物是日本一個很特殊的文化傳統,從街坊的小商店、企業品牌到各個城市幾乎都有專屬的吉祥物,但隨著時代變化,現在在大都市裡已經不太多見,反而在台灣讓他再度喚起兒時的歡樂回憶,也讓他心生將這些吉祥物記錄下來的念頭,第一個對象就是第一個對象就是伯朗咖啡的伯朗先生。因為他必須把吉祥物搬移到自己的工作室來拍攝,其實是一個很異想天開的創作計畫,如果在日本可能不易成功,由此也顯現了台灣多數人友善溫暖的一面。在經過反覆的溝通,完成了此一系列的第一件作品後,接下來就順利許多,至今已經拍攝了50多尊吉祥物,希望能上看一百件。除了先前曾在藝術博覽會受邀展出部分作品,近藤悟甚至也把這批作品帶回東京展出,一來展現了他的在地觀察成果,再者也連結了台日的共通情感,再加上或許湊巧迎到最近一波潮流公仔的市場熱潮,更讓他這系列作品的詢問度增加不少。

近藤悟的「台灣吉祥物」系列作品,頗受好評。圖/近藤悟
近藤悟影像裝置作品《數位島嶼》的展出一景。圖/近藤悟

|持續分享台灣的諸多美好

雖說身為台灣女婿,在台灣藝壇闖蕩卻依舊困難重重。而從攝影藝術的產業面來看,日本有許多獨立經紀人可以幫忙聯繫與規劃,在台灣似乎也還不夠普遍……為了開拓創作發展空間、增加自己的能見度,他積極參加比賽,曾以花朵姿態特寫的作品《瞬》(Moment),一舉拿下 Sony 世界攝影大獎「自然與野生類」(Professional Nature & Wildlife Photographer)首獎,成為首位獲獎的日本攝影家。

近藤悟花朵姿態特寫作品《瞬》。圖/近藤悟

此外,語言的重要性也在此凸顯出來。為此,他勤練中文,如今已稱得上是溝通無礙,也認識越來越多的本地藝術圈人士,進而得以與黃心健合作,拍攝了目前陳設在捷運101大樓站的公共藝術作品《相遇時刻》中大部分的人像等,最近兩年更開始受邀參加台灣的藝術博覽會,獲得不少藏家的肯定,對他而言無疑都是最大的支持跟鼓勵。

近來近藤悟更將創作從單純的影像延伸到裝置藝術上面,他只期許,自己在台灣所見所感的諸多美好,能夠透過自己的藝術分享給眾人。

近藤悟與台灣藝術家黃心健合作的公共藝術作品《相遇時刻》。圖/近藤悟
近藤悟近來把創作延伸到空間當中,讓影像能發揮更大的感染力。圖/近藤悟

藝事廳

不論事情大小、情節輕重,抑或展覽生態、市場趨勢,皆有可談可議之處。是以成立「藝事廳」,歡迎各方人士前來共議同論。


  •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加入<line好友>,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