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那個女人──日本藝術家的西洋名畫x日本漫畫合體技

波提且利的〈維納斯的誕生〉跟藤子不二雄的《哆啦A夢》、葛飾北齋的〈神奈川衝浪裡〉跟手塚治蟲的《怪醫黑傑克》,似乎沒有人會像這樣把古典名畫跟漫畫放在一塊來談,然而在獲CNN狂熱報導的日本藝術家佐垣慶多(Sagaki Keita)眼中,兩者是可以合而為一的。

喜愛漫畫與搖滾樂的佐垣慶多,從小就會在筆記本上塗鴉,讓本子上充滿他自創的漫畫人物。依循著這個習慣,他15年前開始把這些漫畫人物「變成」名畫,第一幅名畫系列作品,便是無人不曉的〈蒙娜麗莎〉。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佐垣慶多重新創作達文西的〈蒙娜麗莎〉。

他先將這些名畫輪廓照原尺寸印出,將自創的漫畫視為點描元素,依畫面明暗需要,用針筆畫下數以千計疏密不均、大小不一的漫畫角色與圖像,並以每天B5大小的速度,依序地去構成一幅「名畫」。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回眸〉(2018),題本為多明尼克‧安格爾〈大宮女〉。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回眸〉局部。

對佐垣慶多而言,挑選的原畫作必要是人人熟悉的,這樣才能讓觀者在遠近距離中,感受到最大的反差震撼。這個驚喜感,來自於人們對名畫與無名漫畫的既定心理地位與市場價值的不同。人們在移動的同時,對畫作的價值感受也跟著分解、流動了起來。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女力之泉〉(2018),題本為多明尼克‧安格爾〈泉〉。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女力之泉〉局部。

細看作品裡的細節,會發現佐垣慶多想呈現的不僅於此。他在密密麻麻的漫畫角色中,展現了自己的宇宙觀:可愛與陰沉、溫暖與恐怖、生與死,乃至於性的暗示與聯想等,都坦然地並存在同一個空間裡頭,呈現世界的多重面向。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心之所嚮〉(2017),題本為維梅爾〈窗前讀信的女孩〉。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心之所嚮〉局部。

元素是多元而讓人深思的,但佐垣慶多創造出來的氛圍卻很一致。在這次多納藝術《我的女孩》(My Girls)展中即可發現,他筆下的名畫女性,看起來總是充滿平靜禪意,即便是蛇髮女妖梅杜莎,也不讓人感到驚駭懼怕或悲傷。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曲折與吶喊〉(2018),題本為魯本斯〈梅杜莎之首〉。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聖女的吶喊〉(2019),題本為孟克〈聖母瑪利亞〉,絹版30版。

佐垣慶多表示,他是「被畫作女性表情跟肢體語言的魅力所吸引」,他喜愛這些親切、讓心沉靜下來特質的角色,也希望自己的創作能傳達相同的氛圍,因而挑選了這些畫作來再創作。同樣的,他畫裡的線條也都是柔和的,讓作品顯得順暢和諧而不過於尖銳突出。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深情凝視〉(2019),題本為約翰‧艾佛雷特‧米萊〈伴娘〉。

在《我的女孩》展中,一幅彩色版畫在素描般的針筆創作中顯得特別搶眼。這幅難得有色彩的畫作,原畫是李欽登斯坦的〈夢寐以求的旋律〉(The Melody Haunts My Reverie)。相較於多數畫作以針筆細細描畫人物,這件作品帶有較高的數位程度:針筆畫完後掃描到電腦上色、用100多張關於戰爭、死亡主題的網路照片拼貼成底。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白日幻想曲〉(2018),題本為李奇登斯坦〈夢寐以求的旋律〉,絹版30版。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白日幻想曲〉局部。

縱使乍看是普普風格,這件作品還是擁有佐垣慶多一貫的細緻特色,例如那些看似統一的紅色網點,細看每個點都是張有著獨一無二表情的骷顱頭。看佐垣慶多的畫作,可不容錯過任何一個精采細節。

多納藝術‧佐垣慶多《我的女孩》展

〈白日幻想曲〉局部。

 

圖片資料提供/多納藝術

LV藝術大師包 達文西、梵谷、魯本斯的名畫揹著走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