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 GaGa前菜、拉赫曼尼諾夫主菜—Neil Harbisson與電子眼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在世界各國的官方證件照片中,通常都會要求拍攝者不得遮蓋疤痕與印記、頭髮或瀏海不過過分超過臉部、耳朵要露出、不能配戴有色眼鏡等飾品,為的是供人清楚地辨識臉部特徵,照片裡的形象,被當作一個「人」的存在證明。然而內爾・哈賓森(Neil Harbisson)戴著耳機,頭頂安置了一顆類似攝像鏡頭的機械裝置,就這樣入鏡,英國政府卻允許了他這張照片印製在自己的護照上,因此哈賓森號稱自己是第一個被官方認可的生化人(Cyborg)。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哈賓森天生就罹患一種罕見色盲—「全色盲」,他的眼睛就像是被安裝了會自動過濾顏色的photoshop,哈賓森只能看見灰階的畫面,沒有色彩。於是他在2003年時與電腦科學家Adam Montandon合作,開發了屬於自己的「電子眼」。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他的電子眼是一種色彩感應裝置,可以將探測到的顏色,依照軟體設定的參數,轉化為聲音頻率,然後這個聲音會透過哈緊貼在哈賓森耳朵後方(耳骨上)的傳感器,將頻率以骨震的方式傳給哈賓森,簡單來說,「顏色」被轉化成了「聲音頻率」,哈賓森「聽」顏色,而不是看顏色。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其實哈賓森就是在進行一場身體力行的「聯覺」實驗,聯覺是一種共感覺,有些人在看見特定數字時會聯想到特定顏色,例如數字1在他們眼裡是紅通通的,甚至有些肥胖的感覺;有些人則會在顏色中聽見聲音,例如黃色在某些人眼中則充滿了清晰的高音。現代藝術家康丁斯基就曾做過一項藝術實驗:他選定幾種顏色,請一位作曲家依照顏色給他的感覺來譜曲,然後再邀請一位舞蹈家,聽著這些曲子翩翩起舞,最後,康丁斯基自己依照舞蹈家的舞來指認顏色。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康丁斯基的作品試圖用顏色來表現音樂性。

康丁斯基的實驗很有趣,他讓「視覺」、「聽覺」、「肢體感覺」三種感官互相轉譯,如果康丁斯基活在科技進步的當代,或許他的下一個步驟就是在舞蹈家身上安裝電流感應裝置,藉由機械偵測肌肉釋放出的電流頻率來辨識顏色。

哈賓森就像是活在當代的康丁斯基,他說他持續配戴電子眼將近八年的時間,逐漸能夠記憶接近百種顏色的聲音頻率,甚至各種顏色的組合會變成具有情緒的和弦旋律,電子眼在哈賓森身上變成一種融合了視覺與聽覺,新的混合感覺器官,他說在逛超級市場的清潔劑專區時,就像身處夜店,能夠感受到騷動的五光十色;吃飯時,菜色的顏色搭配總是讓他聯想到各種音樂曲風。或許能因此聽Lady GaGa創造出歌曲沙拉,聽拉赫曼尼諾夫鋼琴協奏曲創造出協奏曲主菜,或甚至是瑪丹娜甜點!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哈賓森靠近一個人,用電子眼觀察他的「頻率」

作為一位藝術家,哈賓森並不只有單方面的接收顏色,在熟悉了電子眼之後,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大腦,已經與電子眼合而為一,他開始透過聽真正的音樂或聲響,將這些「聲音」的頻率感受,連結之前累積下來的「顏色」的頻率記憶,以色彩的方式記錄下來。例如:歌劇《魔笛》中夜后的花腔詠嘆調。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小賈斯丁的流行曲《Baby》。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或是金恩・馬丁路德的演講《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以及希特勒的演講。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左邊為希特勒的演講;右邊為馬丁路德的演講

哈賓森是一個感官探險者,嘗試開發人類感官的處子地,他甚至成立了一個賽伯格基金會(Cyborg Foundation),鼓勵人們藉由機械尋找新的感覺方式。他的鼓吹並非沒有道理,我曾看過一個影片,一個幼童對著傳統像框滑動手指,試圖切換螢幕,引起了大人們的笑鬧,進步的科技其實已經在我們留下了各種痕跡,如果能主動且有意識地運用它,未來每個人或許都會擁有屬於自己獨特的一套感官系統。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賽伯格基金會官方網站

Neil Harbisson電子眼

撰文/許兵慰
編輯/rippling

到teamLab數位藝術樂園 創造你的小宇宙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