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美藝論, 神祕學觀藝術

若能展翅 沒有雙腳又何妨 芙烈達(下)

Self Portrait Dedicated to Dr Eloesser,1940

從某個切面來看,彷彿芙烈達的性感魅力是辛辣的十八禁口味。舉凡黃色笑話、下流詩歌,粗口穢語等等,她不只是信手捻來,還樂在其中。她會在宴會中,舉著酒杯,叼著煙,頻頻挑逗(甚至挑釁)各方來客,挑戰人們羞恥的極限,再配合上她獨特的美貌(以日本流行用語來說,即是「濃顏」了吧!)與品味出眾的華服,她有如精神層面上的脫衣舞孃,人們或者被她選中來參與表演,或者在旁起鬨觀賞,也或者,感到震驚且難堪。而上篇所提到的星盤軸線中,火星與天王星的組合,正是象徵著「容易以反叛、嘲諷、挑釁的方式刺激性慾」的模式。

The Wounded Deer,1946

在那個時代,這樣的她當然是社會上的異端份子。當記者登門採訪時,她會躺在被窩裡,回答「閒暇時我都在做愛」、「我的生活就是做愛、洗澡、做愛」。這是事實嗎?我總覺得,這樣的回應,是一種用以對抗永不止息之痛的反撲。實際上,芙烈達在獨自一人時,時常必須藉由藥物或酒精麻痺自己,也多次憂鬱低迷以致嘗試自殺。

她不只是在手術台上或者被背叛時才疼痛。她周旋在賓客之間飲酒作樂時,她疼痛著;她與愛人纏綿悱時,她疼痛著:她一次又一次凝視著自己作畫時,她也疼痛著。生命若給了你無盡的苦,只有不斷發光,才能阻止黑暗的侵蝕。越是如此接近死亡,越是要慶祝活著。

The Dream (The Bed),1940

而灑進黑夜的光,除了刺眼熾熱的烈焰之外,亦有和煦溫柔如暖陽者。在芙烈達的星盤中,與愛情相關的行星,除了激烈搶眼的火星之外,亦有另一組來源,屬於金星和月亮,默默地展現著有別於火星的溫柔面貌。

Tree of hope, keep firm,1946

芙烈達在三十九歲時,前往紐約再次進行手術治療,當時她遇上了一位西班牙藝術家,名叫何塞.巴托利(Jose Bartoli)。這是一段秘密地下戀情,也是關鍵的療癒之愛。當芙烈達身心殘破、喪志頹靡時,是兩人之間的愛慕,輕輕扶起了她的手,使她能繼續作畫。從他們來往的書信中,可以看見她能夠在巴托利眼前軟弱、纖細,她能訴苦,能放心去愛,能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無盡包容的愛。” Tree of Hope, Keep Firm(1946)“ 便是獻給巴托利的畫作。在她激烈的一生中,這一段寧靜溫柔感情是如此獨特,她好好地收在無人知曉的角落,直到1995年才由巴托利的繼承人公諸於世。

而芙烈達的金星落在與訊息來往相關的雙子座,並且與代表重生的冥王星合在一起,月亮落在與身體和價值感相關的金牛座,並且都與掌管秘密的第八宮關聯。

Roots,1943

芙烈達在剛過完四十七歲生日的幾天後便離世,而前一年她才舉辦完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墨西哥的個展。當時她健康狀況已經惡化到必須將右腿截肢,也虛弱得無法離床,但她仍堅持出席自己的展覽,讓人用救護車送到場抬進去。而在會場中亮相的她,盛裝打扮,燦爛奪目,只不過是完全平躺著,還叫大家小心點,說「這裡有一具活著的屍體」。

芙烈達的死因不明,一直有謠傳是自殺,因她最後在日記裡留下的話語是「我願快樂地離開,不願再來。」這一生她無數次站在死亡面前,完成了無數次的戰鬥,我們無從得知她離世時是否快樂,只知道她終於打完了最後一場仗,並且有如她的玩笑,她成了屍體,但永遠活在世人心中。

Self-Portrait with Monkey,1938

圖片來源/ WIKIART  


  •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加入<line好友>,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