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美藝論, 藝事廳

香港,是否不再「香港」?!

*本文並不涉及香港政治生態的議題,主要以今年3月香港藝術週所見藝術市場生態的現狀討論。

每年3月,亞洲最大藝術盛事就是香港藝術週,畫廊、藏家、藝術家都會將焦點關注在這一週香港的藝術活動上。從3/26至4/1短短一週的期間,同時有位於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的Art Basel、中環海濱活動空間的Art Central、金鐘港麗酒店的亞洲當代藝術展、尖沙咀馬哥孛羅酒店的Harbour Art Fair ,以及多不勝數的畫廊展覽開幕。過去藝術市場分眾清晰,頂級、二級、飯店博覽會層級清楚,各賣各貨,市場雨露均霑的香港,已不復見。尤其從2018年香港蘇富比拍賣與Art Basel同步後,更是明顯。

過去部分畫廊視Art Central為Art Basel的「農場」系統,站穩腳步後,即有可能向上進階,如是想望顯然不再成立。環顧今年Art Central的整體展覽質感確實較往年提升不少,亞洲畫廊比例增加,台灣參展的畫廊數目更是創下新高,公共區域則展出本次第一屆曼谷雙年展的印尼參展藝術家Heri Dono之作,足見主辦單位用心。但無論是市場考量,抑招商不盡理想,參展畫廊多選擇了小展位、參觀人潮與成交量也不如往年。我個人認為主因是原本香港Basel的外溢效應已經結束,過去拍賣與博覽會各行其是的模式在去年被打破後,已經帶來且帶來1+1>2的加乘效果,人潮與資金與媒體焦點都集中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其他衛星博覽會似乎就難逃被邊緣化的命運。


衛星博覽會,快速邊緣化

今春香港Art Basel共36個國家、242間畫廊參與,平均水準雖有「質」的提升,但令人驚豔的作品相對較少。首日VIP的參觀人數在大會嚴格控管下略有下滑,卻絲毫沒有影響到成交量,包括David Zwirner成交額就接近1000萬美元,Hauser & Wirth、Lisson Gallery、Pace Gallery等國際性畫廊皆有不錯斬獲。由此也不免讓人困惑是否如今藝術市場已經走到「大者恆大、贏家全拿」的局面?對此,

我抱持著相反的答案。舉例來說,首屆參展的東南亞畫廊Richard Koh Fine Art,位於Insights展位,呈現參加了首屆曼谷雙年展的泰國藝術家Natee Utarit七件大型作品,同樣在VIP首日開展三小時內售罄,亮眼成績可見一斑。過去人們認為Art Basel高不可攀的偏見在今春也有所扭轉。在Discoveries展區裡頭,好些年輕藝術家作品只要5000美金即可入手,而部分專營版次作品的畫廊,對稍為知道藝術史或是國際藝術脈動的新興藏家而言,同樣可以可以挑選到物美價廉的作品。如英國雕塑藝術家Antony Gormley的小幅版畫(共25版),金額低於10萬台幣,對於一件雕塑原作動輒超過39萬歐元的藝術家來說,無疑是提供了剛開始收藏的新興藏家一個收藏名家絕佳機會。

陳正杰

本次博覽會許多畫廊都帶來Anish Kapoor的作品,其中Lisson Gallery展出的巨型作品相當吸睛,攝於香港Art Basel。攝影 /陳正杰
Yavuz Gallery展出澳洲藝術家Abdul Abdullah作品《The Waiting Room》,講述移民問題在當代社會中愈加劇烈的影響,攝於香港Art Basel。攝影/陳正杰
Andy Warhol是當代藝術不可不提的大師,本次在香港有畫廊展出其較具東方色彩的小型作品,令人玩味,攝於香港Art Basel。攝影/陳正杰
藝術家Duane Hanson極度擬真的作品,總讓觀看的民眾忍不住想與之合影,攝於香港Art Basel。 攝影/陳正杰
美國藝術家Nina Chanel Abney的版畫作品於VIP日一開放即告售罄,相當熱門,攝於香港Art Basel。攝影/陳正杰
近幾年來國際博覽會上幾個知名行為藝術家文件或影像類型的作品開始佔據版面,Marina Abramovic即為其一。圖為展出之Marina Abramovic攝影作品,攝於香港Art Basel。 攝影/陳正杰

就目前來看,香港作為國際金融重鎮的優勢與地位,似乎仍屹立不搖,但如何有效維持,並且開發在地新興藏家,都是未來所必須面對的課題。否則,一旦既有的優勢持續受到政治有形無形的干預,難保不會被亞洲其他城市所取代。就內部而言,上海就是中國極力要打造成全中國的金融貿易中心,即邊緣化香港;而外部的台灣、新加坡、首爾是否有條件在藝術市場上取代香港的位置,或是做為儲備市場,值得觀察。


藝事廳

不論事情大小、情節輕重,抑或展覽生態、市場趨勢,皆有可談可議之處。 是以成立「藝事廳」,歡迎各方人士前來共議同論。


  •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加入<line好友>,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