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情描繪裸女與花卉 終生浪跡巴黎的常玉

我的生命中一無所有,我只是一個畫家。─常玉

被譽為「東方馬諦斯」的畫家常玉,擅長以中國水墨寫意的流暢線條,融合野獸派簡潔強烈的特質,描繪色調優雅恬靜的裸女、花卉與動物,風格抒情抽象。今年,適逢常玉逝世50周年,國立歷史博物館以「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為題,展出常玉49幅油畫與3件素描,探索他獨特的藝術魅力。

常玉

常玉《雙人像》。圖/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常玉生於1901年,出身中國四川的富裕家庭,從小接觸傳統中國山水畫,並跟隨書法名家趙熙學習。20歲時,他受蔡元培提倡的「勤工儉學」精神與留法風潮激勵,在兄長常俊民的資助下,如願前往巴黎學畫,從此踏上藝術之路。

有別於其他留法的中國學生,個性浪漫不羈的常玉沒有進入正規的美術學院,反而選擇在充滿自由氛圍的大茅屋學院(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隨興地習畫,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互相交流。他在此練習人體素描的過程中,結識了瑞士雕塑家賈科梅蒂(Giacometti Alberto),兩人因此成為摯友。

常玉《四女裸像》。圖/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在巴黎習畫期間,常玉不只吸收多采多姿的藝術流派與創作形式,也揉合從小受到中國文人書畫的陶冶薰染,帶著「書法入畫」的獨特逸趣,以明暢流動的線條勾勒女人柔媚豐腴的裸體。同時,他也在作品中大量使用代表招財進寶的金錢紋、壽字紋與盤長紋樣,並透過紅色或金色烘托出熱鬧的節慶意象。

無論在用色、構圖與創作題材,常玉始終關注東方元素,他的靜物畫以描繪「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或「採菊東籬下」的菊花為主。在他的畫筆下,這些花朵雖然綻放盛豔、濃郁芬芳,卻又帶著即將落盡的淒滄寂寞,傾訴他埋藏心底的鄉愁。

常玉《荷》與《菊》。圖/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有著兄長的經濟支持,常玉前半生過著衣食無缺的生活,畫作也受到活躍藝術圈的收藏家兼經紀人羅謝(Henri-Pierre Roché)肯定與出價購買。但隨著兄長常俊民過世、家族事業沒落後,淡泊名利、個性較為自我的常玉,不懂得如何經營與畫商的關係,甚至跟羅謝斷絕往來,與藝術市場漸行漸遠,陷入窮困潦倒的生活。

常玉在接受法國藝評家祖弗(Pierre Joffroy)採訪時,曾提到自己為何不被藝術市場所重視。他說:「許多當代畫家們總帶點欺騙,以多種顏色作畫。我不欺騙,故此我不被歸納為這些為人接受的畫家之一。」

晚年,常玉描繪許多以動物為元素的作品,色調隱晦暗沉,渺小的斑馬、花豹與老虎等動物,在孤寂蒼茫的荒原上奔跑流浪。那些動物彷彿就是他生命的寫照,正如他生前所言:「我們的步伐太過時。我們的軀體太脆弱,我們的生命太短暫了。」

常玉《斑馬》。圖/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1966年8月,常玉因瓦斯中毒意外,在巴黎的工作室猝然離世,他的藝術作品也隨之沉寂。直到80年代,歐洲與台灣藝術界才著手整理常玉的創作與生平,為他舉辦多次回顧展與拍賣會,重新讓世人看見這位「東方馬諦斯」的經典畫作。

生前抑鬱不得志的常玉,近年來藝術市場價值也逐漸走高。2011年,羅芙奧拍賣公司在香港舉辦春季拍賣會,常玉《五裸女》以4.74億台幣的天價成交,打破華人藝術家的油畫拍賣紀錄,也讓這位浪跡巴黎的傳奇畫家,其戲劇化的一生,再次被人們傳頌。

常玉《五裸女》。圖/取自Art Market Monitor

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
展覽日期:2017.03.11 – 2017.07.02
開放時間:上午10時~下午6時 (週一休館,逢國定假日照常開放)
展覽地點:國立歷史博物館(台北市南海路49號)

Article Categories:
城市美學觀點 · 美學展覽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