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之旅新據點 高雄金馬賓館蛻變當代藝術中心

高雄市都市發展局看重金馬賓館的歷史地位,有如冷戰時期的南北韓38度線和柏林圍牆,決定將富有軍事歷史意義的金馬賓館保留,並與御盟集團攜手合作進行場館活化,為鼓鹽老城區注入發展新能量。金馬賓館的環境區域條件佳、建築形式特殊且結構完整,面臨20米寬的鼓山一路與臨港線自行車廊帶,周邊除了有駁二藝術特區、壽山風景區及愛河等知名景點,又有輕軌捷運經過,與目前由御盟集團和晶華酒店集團合作的高雄晶英國際行館相距不遠,期望能透過藝文串連,進而推廣高雄市區觀光價值。

高雄金馬賓館

今年旭酒造因關西災情推出限量版的「獺祭 島耕作」,並將每瓶「島耕作」部份所得捐贈災區,當時御盟集團邵永添董事長第一時間認購,11月28日也於金馬賓館開幕活動上,特別捐出個人珍藏的限量「島耕作」義賣,將11月28日當日義賣所得全數轉購藝術創作媒材,捐贈給相關藝術學校科系,以鼓勵更多台灣的優秀藝術人才有足夠的資源,持續創作。

御盟集團邵永添董事長表示,御盟集團深耕高雄22年,有感台灣許多有潛力的藝術、設計創作者實力堅強,卻缺少資源及平台,決定將金馬賓館重新啟用為當代藝術館,期待促進文化產業國際交流。邵董提到接手金馬賓館的初衷,是以回饋土地的心情,希望為高雄留下一座有意義的建築,不拆裝改建,而是運用御盟集團營造技術回復建築原本的風華,將昔日軍人暫別親友的離騷,轉化為今日與藝術重逢的驚豔,期待透過不同的場館呈現,讓台灣的年輕一代能擁有屬於自己的舞台。

與金馬賓館有很深淵源的吳念真導演表示,金馬賓館跟壽山都是充滿灰色記憶的地方,因為是當年他與故鄉、家人及情人切斷的地方,「我一直覺得,讓回憶永存的方法有兩種,用這樣的形式跟地點結合是長遠永久的…回憶跟藝術都是永恆的,謝謝邵董與執行長,你們讓這地方復活,而且它可以活得很久。」

高雄金馬賓館

吳念真導演與邵雅曼執行長

邵永添董事長與邵雅曼執行長帶領吳念真導演導覽

幕後推手:永添藝術

去年,御盟集團與高市都發局完成簽約後,即把金馬賓館交由集團旗下的永添藝術公司籌備,經過永添藝術邵雅曼執行長耗時兩年的潛心規劃,金馬賓館館內空間大致可分為九個展廳、一個咖啡館,其中三個為常設展分別呈現台灣、香港與美國藝術家作品;六個展廳目前引進兩檔當代藝術特展。邵雅曼執行長表示:「金馬賓館建成於1967年、結束於1998年這段期間,台灣從戰後百廢待舉,轉向進口替代到出口替代的工業化與科技時代的起飛,這段期間透過毫不懈怠的努力與向世界學習的一輩,奠定了臺灣之後在擠身國際競爭的實力。」金馬賓館位於水岸輕軌沿線的其中一站,在駁二與高雄美術館之間獨立圍塑出的藝術莊園、飽覽壽山風光,永添藝術期望透過金馬賓館優雅蛻變,與晶英國際行館的精英服務團隊攜手,從在地觀光、文化視野交流、社區美感提升的觀點出發,提供高雄市民及各地旅客一個富有歷史意義的藝文場館。

引領當代藝術二次進化

金馬賓館開幕展以「光」為核心,一樓三大展間分別展出由「光線與空間運動」(Light and Space Movement)最具代表性的先驅藝術家──詹姆士.特瑞爾(James Turrell)作品《鑽石(菱格)》(Diamond)、香港藝術家伍韶勁(Kingsley Ng)水線裝置「過渡」以及台灣紀錄片導演陳普策劃展出「檔案室」(Archive),開啟光與空間的詩意對話。

而由台灣紀錄片導演陳普所策劃的「檔案室」(Archive),彙整了金馬賓館從1967年至今的文獻資料,包含書信、影像與建築修建資料,文史訪談計畫與建築修建過程,由紀錄片導演陳普與永添藝術團隊合作執行,希望將金馬賓館的時代背景完整重現。金馬賓館除了一樓常設展以外,二、三樓分別呈現台灣藝術家羅懿君、湯雅雯、高雅婷聯合畫展「稜鏡:趨近那些尚未看見的場景」,以及台灣知名攝影師阮義忠攝影展「光與凝視:失落的優雅」。

| 金馬賓館

位於高雄壽山入口,自1958年金門八二三炮戰隔年由高雄市府籌建,於1967年由軍人之友社興建後捐贈予國防部。它是民國五十到七十年代的台灣青年至外島服役前,往返金門及台澎地區差假官兵暫宿的處所。

在動盪不安的時代背景下,無數台灣青年與家人、情人生離死別的畫面,隨著1998年軍方撤離走入歷史,金馬賓館後續移交負責辦理鐵路地下化的交通部鐵改局使用,並於2012年鐵工局搬遷後便閒置多年。

|展覽資訊|
金馬賓館單日入館全票$250、半票$150
每日營業時間:10:00~18:00(最後入館時間17:00),每週一、二休館
客服專線:07-972-1685

圖文/金馬賓館
編輯/艾莉歐

勾起童年彈珠回憶 首爾裝置藝術展 – Loop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