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學觀藝術 顛覆再顛覆的月光下的狂人達利

說到超現實主義就一定會說到達利(Salvador Dali),而說到達利那可真是說也說不完,他一生中各種超乎想像的事蹟簡直能拍個長壽劇,而且集集精彩,尺度破表,用鄉民的說法大概是「哥就是狂」。達利的其中一句名言是「我和常人的差別是我是瘋子,而我和瘋子的差別是我沒有瘋。」同時到處公開宣示「我就是超現實主義的天才。」只能說,當達利站在「天才與瘋子只有一線之隔」這句話前面,他應該會表示:我兩個都是。

達利

達利一家在1910年的照片,從左到右分別是,達利的姑媽瑪麗亞(Maria Teresa),母親,父親,達利,阿姨凱薩琳(後來成為達利的繼母),妹妹安娜(Ana Maria)和祖母安娜

然而他與大多猶如外星人的怪誕藝術家不同,他可以非常接地氣,甚至可以接到地下去,當他想要賺錢時,上至賣畫給名流貴族,下至詐騙自己的迷妹,什麼錢都能賺,而且機會從沒少過。畢竟一個有著絕頂藝術才華、滿腹鬼點子、同時道德崩壞的大師,在市場上能頻頻掀起波瀾、捲走大把鈔票、好名聲壞名聲一起來、紅得發紫也黑得發亮,諸如此類的事也都是很合理的吧。

這樣視財如命又揮金如土的達利甚至被人戲稱「美金狂」,但也多虧他的觸角到處亂伸,大大推動了藝術家和電影、攝影的互相接軌,以及視覺藝術和商業的合作。其中一個有名的例子是來自西班牙的加倍加(chupa chups)糖果商標,正是出自達利之手。這些事蹟若以占星學的角度切入,當然以他的金牛座星群最顯眼,然而不得不注意到另一件事——關於他的妻子卡拉(Gala)。卡拉在達利的藝術生涯中地位十分崇高,「沒有卡拉就沒有達利」甚至是藝術圈公認的事實。

達利

卡拉與達利

卡拉是達利的謬思、經紀人、母親、甚至是神的化身。我們可以從非常多作品裡面看到卡拉一次又一次地以不同面貌現身,全都是達利以畫作對卡拉的示愛。因此比起達利的金牛座星群,那顆代表「生命中的女人」的月亮更引起我的注意。而達利的月亮還真的恰好落在代表功成名就之處的天頂,同時具有牡羊座那原始的自我能量,並且與代表顛覆的天王星、風靡眾生的海王星,有著高張的互動關係。

因此,這個生命中的女人具有如此神威也是可以想見的。然而我們別忘了他是達利,所有我們認為應該相伴而生的常理,他會胡搞到你腦袋都糊塗了。如此迷戀妻子而且得來不易(差距十歲的姐弟戀,並且以婚外情轟轟烈烈地展開),是否就等於他會疼愛有加呢?其實他們倆的愛情故事之所以赫赫有名,不只是結縭五十年直至白頭死去,還有悖離常理的婚姻生活。比如說,他們婚後依然各自與情人來往,甚至一起舉辦群交派對。又比如說,晚年時誰與卡拉有染,達利就贈與厚禮,因為這能滿足他的偷窺癖;但另些時候他也可能憤怒地毆打卡拉等等。這些只是隨手捻來的一兩則,還有更多超乎想像的「深情」事蹟。

達利

達利代表作《記憶的永恆》

向四周無重心地飛開的景象

當天王星在金牛座展開八年之旅的此時,「價值顛覆」之事將一次次震撼我們。而達利簡直就是顛覆的化身,一再挑戰著世人。或許,當我們的眼光無法不停留在他身上時,內心深處也有著想掙脫什麼老舊枷鎖的反叛吧!

Salvador Dalí 1939

達利標誌性的翹鬍子

延伸小貼士:
Dalí的作品直到今天也在進行一輪又一輪的拍賣,但直至現時為止還是以倫敦蘇富比拍賣行在2011年賣出的Portrait De Paul Eluard為最高成交紀錄,價值約1,714萬美金。

Portrait De Paul Eluard

撰文/七星談
圖片來源/Wikipedia
編輯/艾莉歐

神秘學觀藝術 畢卡索頭頂上的那群星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