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臺裔行為藝術家—謝德慶

work-xie-deqing-xiaoxiang-mask9

謝德慶

你可以想像,整整一年的時間,自願被關在一個約六坪大小的木籠子中,不與人交談、不能書寫、不能閱讀、沒有電視機、收音機等各種能夠與外界產生關聯的科技產品嗎?這是台灣藝術家謝德慶先生在1978~1979年間的行為藝術表演(籠子)。

NO.1_4

一年表演1978~1979(x籠子)

謝德慶(1950年12月31日-)生於台灣屏東縣,高中肆業,他在24歲那一年,偷渡上一艘由台灣開往美國的貨輪上。這一跳,他在美國當了身無分文的非法移民共十四年的時間,至於為什麼會選擇美國作為非法移民的地點,謝德慶說:在當時,作為世界藝術中心的美國讓他心生嚮往,期間面對新環境的語言障礙、文化的不同等適應困難,而最辛苦的莫過於只能在餐廳裡洗盤子或做清潔工來維持生計。直到1988年獲得大赦,正式成為美籍臺裔的藝術家。

從1978年至1986年間,謝德慶完成了五件行為藝術,每一件皆以『一年』為一個單位。會以『年』作為作品的時間單位,謝德慶曾說:因為一年是太陽讓行地球一週的時間,也是人類生命中的一個循環,我們用年來計算生命的長度。

【打卡】

在打卡作品中,藝術家每小時打卡一次,一天打卡二十四次,持續一年的行為。

謝德慶的行為藝術,充滿主觀解讀的意向,而在打卡行為中他並非想要再現或去探討有關我們聯想到的『上班族』每日的生活狀態。他說:在這件行為的過程中,我並不製造『產品』。他用自己的方式在記錄時間的流逝,規律且精準。當我們面對時間或面對命運,有的時候所謂的抵抗,其實也就是在『浪費時間』,其微小而又具毅力行為,在時間的洪流裡縱觀之,顯得薄弱且荒謬。

NO.2_7

一年表演1980–1981 (打卡)

【室外】

室外這件行為,恰巧與1978年的籠子形成對比。在這一年當中,藝術家必須生活在室外,不能進入任何建築物、車站、洞穴等室內空間中。透過身體上的放逐,讓生活空間不再受限,這是身體絕對的自由。可是對我來說,心理上的自由是難以界定的,畢竟一個人的思考、想法,沒有辦法隨著身體的自由而得到解放,也許有暫時性的注意力轉移,然而就『人』之于空間的放逐,整個議題當中,仍是一個很大的課題。謝德慶認為,這是一種度過時間、消耗生命的方式,他把生命看作是一個終身的徒刑,在這段刑期中,我們生命就是在度過時間以及自由思考。

NO.3_4

一年表演1981–1982 (室外)

【繩子】

在『繩子』行為藝術中,謝德慶和女性藝術家琳達·莫塔諾在腰間用一條長約兩公尺的繩子綁在一起生活,用來建立男與女之間的生活關係,,兩人無論吃、喝、拉、撒、睡都必須共同行動,雖然被綁在一起,卻互不接觸,維持一年。 繩子可以讓人聯想到人與人、男與女之間在生活關係中所建立的關聯。

NO.4_5

一年表演1983–1984 (繩子)

 

而1986年至1999年間,他做了「十三年計劃」,與此同時,他從做藝術的眼光與狀態中離席,本身做藝術而不發表藝術,直到1999年12月31日結束

via: tehchinghsieh

 

Article Tags:
· ·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 藝術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