徜徉於赤紅夢海的玲瓏錦兔

靈巧的兔子在水中瞥見了優游的錦鯉與自己的倒影,霎然間,撲通一聲跳進池子裡,從此之後,這世間就多了一隻有著斑斕鱗片與黑紅花色的「錦兔」了。這隻新生的錦兔,某一天輕盈地跳進了藝術家蔡芙郡的腦海之中,從此倆相作伴。

《櫻》油彩、畫布。all images via © 蔡芙郡 Fu-Chun Tsai。

畢業於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形所的藝術家 蔡芙郡,2008 年曾創作《紅石子》系列。漆黑的天地裡點綴著零星灑落如群山列島般的《紅石子》,那樣深邃莫測地黑與鋒利鮮紅,總讓人有著悲鬱感,而更多是來自藝術家心中壓抑的表徵。

然而,從黑紅枯山水,到「留白」的絢麗紅幕與嬌萌可愛的錦兔,彷彿是落水錦兔的玲瓏水濺聲響,一個動念間,藝術家的心境也跟隨著紅色蔓延整張畫布,滿溢出正向樂觀的情緒。

《紅石子》木板、水泥漆、石頭。all images via © 蔡芙郡 Fu-Chun Tsai。

除了用彷如工筆畫的筆觸描繪細膩的錦兔,蔡芙郡更受到「狩獵繪畫」的啟發。蔡芙郡的「Still alive」系列與「Still life」(靜物畫)有語意上的妙趣。古代的兔子與其他鳥類走獸,經常作為狩獵的成果入畫。

蔡芙郡將看似溫馴的兔子與貌似天敵的雞、章魚水族並列於畫面中,不僅不讓人感到突兀,反更諭指著不論何種生物終將安然地一致同歸。此外,也寓意著凡事秉持信念,就能不懼怕一切的正向力量。

《章》油彩、畫布。all images via © 蔡芙郡 Fu-Chun Tsai。

Q =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 A = 藝術家 蔡芙郡

Q = 當初如何從《紅石子》到選擇一隻兔子來代表自己?

A =《紅石子》是一件在木板圍繞的小空間中,繪製著紅石被黑水包覆的景象,它呈現著彷彿是我潛意識中的風景,我想那大概是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作品是如何反映自己。

紅色石子如同被黑暗壓抑的情緒般,構成了我心靈的枯山水,而後我開始思考、看著這風景中的「自己」。

我回想起孩童時總會畫的一隻兔子角色,那是一種可以簡筆繪製、四肢伸展彷彿人一般的兔子,對於屬兔的我來說,這也許是一個代表自我的符號。同時我也想起小時候養的兔子,牠會在庭院裡自在遊憩,也會自己推門回家,自此我的作品開始出現兔子。

起先我讓兔子吃鳥或將頭部壓在紅石下,作品的氛圍延續著紅石子的壓抑沉重,此外我也讓兔子潛水到深海或著打棒球,讓牠的自在調和現實的無力與沉悶。之後,我繼續在自己情感的資料庫中搜索,並找到了「餵錦鯉」的記憶。從小時候我就很喜歡餵魚,想著如果將錦鯉與兔子結合會是什麼樣的景像?《錦兔》系列就此開始在我心中萌生。

《手到擒來》油彩、畫布。all images via © 蔡芙郡 Fu-Chun Tsai。

Q = 您生肖屬兔,小時候也有飼養兔子的回憶,您覺得您與「錦兔」最大共通點是什麼?

A = 畫出錦兔是靈感的驅使,而靈感是一種生命的累積。我在與畫作一次次的對話中,對自己與作品有更多地了解與觀察,這樣的歷程濃縮在《錦兔的故事》裡:

一隻平凡的兔子來到池邊,發現水下光影晃動,自此牠時常在水邊注視錦鯉游動的身影。有天牠睹見自己在水面的倒影,不禁嘆息、吹皺了池水,當池水恢復清澈時,兔子看見自己的倒影與水中的錦鯉重疊,這瞬間的景象令牠驚嘆……因而「噗通」一聲跳進水裡,迷茫之際感覺到自己長出了鱗片與鰭,在錦鯉般豔紅的水裡,超脫了現實蛻變為「錦兔」。

遇到錦鯉之前,白兔只專注在自己的平凡上,當錦鯉與白兔兩者互相融合、看見與認識,終於造就了新的自己。

「噗通」跳水的關鍵瞬間,打破了水的張力,也擊碎了壓力,象徵「情感」的紅石子不必再被黑水壓抑,而是釋放到整個畫面裡。紅所象徵的生命、愛、血液、憤怒……在畫面中被釋放消融,於是錦兔擁有了平靜,片片美麗的鱗取代了傷口,得以接受更多美好的事物。

不論是兔子還是錦鯉,其實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只是我們時常只看見那不滿意的自己。

《春江》油彩、畫布。all images via © 蔡芙郡 Fu-Chun Tsai。

Q = 您提到「錦兔」與魚鱗的結合代表新生的自我,然而錦兔也與看似突兀的章魚與鳥禽共同出現在畫面之中,這又是怎麼樣的故事?

A = 錦兔與其他看似突兀的生物一同出現的《Still alive 系列》是取自於古典繪畫 – 靜物畫(Still life)中的「狩獵靜物」,在這類繪畫中時常有兔子與其他動物作為被狩獵物的描繪。我很喜歡透過繪畫讓人感受到,死去的生物仍可流露出曾經美好的生命力。

本身是陸地與水中生物結合的錦兔,即便身處其他生物與掠食者中仍安然自在的模樣,傳達著人若有其信念信仰,即使在困境中也能擁有無所懼怕的嚮往。

而其他的生物,或是金魚花卉,除了錦兔自身,一切皆是一種投射或自我想像,所以錦兔的世界不見其他兔子的身影,因為整張畫布就是牠的意識。牠保有牠的單獨,以及原始白兔身分的寂寞,但至少在這個空間之中,牠感到平靜與安全。

《Still alive 月》油彩、畫布。all images via © 蔡芙郡 Fu-Chun Tsai。

在時間的推演與錦兔的相處中,我漸漸無法分辨錦兔究竟是蛻變還只是逃避,但我想這就是人生的一個階段,蛻變與成長並沒有終點。

《23:4》油彩、畫布。all images via © 蔡芙郡 Fu-Chun Tsai。

2016年展覽《貳拾參 Still Alive 》中,走出悲鬱、化作實體裝置的「紅石子」。all images via © 蔡芙郡 Fu-Chun Tsai。

蔡芙郡 TSAI, FU-CHUN

學歷 –
2013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形設計研究所
2010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

近年獲獎紀錄 –
2018 台中藝術博覽會
2017 深圳國際藝術博覽會
2017 Young Art Taipei 台北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
2016 貳拾參Still alive 台北 個展
2015 Young Art Taipei 台北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
2015 Me & My Animal Friends 我和我的動物朋友創作聯展
2015 『心 the Heart』個展
2014 Oh! Richman Art Touch, Richman Touch Art Space 台北 聯展
2014 Secret 紐約 聯展
2014 Young Art Taipei 台北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
2014 『美好 Mei-Hao』台北 個展

一頁一世界 「翻」出書中奧妙 『尋找綠野仙蹤-立體書原來如此』特展

怪風吹不走的都擁在懷裡了

圓點女王 ─ 草間彌生

|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 藝術
Menu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