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可愛不行嗎?長尾智子超Kawaii的文藝復興

Tomoko Nagao

長尾智子作品在歐美藝術圈裡博取不少激賞眼球。圖/長尾智子提供

一幅以動漫角色風格重新創作文藝復興大師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經典作品《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的作品,讓長尾智子(Tomoko Nagao)這個名字一舉躍上歐洲各大主流藝術媒體版面,其兼具藝術內涵與視覺感強烈的超扁平(Superflat)創作風格,快速地為她在歐美藝術圈裡博取不少激賞眼球。

在此幅作品發表的2012年前,長尾智子已積累超過14年創作經驗,除了大型個展,也積極地應邀參與國際間不同主題的藝術展覽。關於「超扁平」這個藝術詞彙,其實是一個雙關語,凸顯日本藝術發展中以二維視角為主軸發展的歷史,此部分從17世紀浮世繪近代漫畫的二維畫風沿襲可略窺一二,同時也帶有對淺碟、平庸的大眾消費文化的一種批判與諷刺。

Tomoko Nagao

目前旅居義大利米蘭。圖/長尾智子提供

1976年出生的長尾智子,目前旅居義大利米蘭,早期生涯受日本知名藝術家奈良美智啟蒙創作,經過多年自我探索與梳理,她逐漸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JapaPop微普普藝術語言。

長尾智子曾在一次訪談表示,她的創作雖然帶有濃厚的普普藝術風格,但作品本身其實試圖帶出更多元化的思考角度,這與時代的演進有關,不再那麼純粹地崇尚商業主義或諷刺流行文化,而是宏觀地植入更多如全球化浪潮、環保意識等各種不同議題,這從根本上便有別於眾人熟知以安迪沃荷為首的美國普普藝術,或是村上隆這類近乎「快時尚」日本普普藝術有所區隔。

Tomoko Nagao

長尾智子作品《葛飾北齋:神奈川沖浪裡的麥當勞、杯麵、Kewpie美乃滋、龜甲萬和Kitty》表現葛飾北齋年1832畫作《神奈川沖浪裡》超扁平版本。圖/長尾智子提供

比如長尾智子的《葛飾北齋:神奈川沖浪裡的麥當勞、杯麵、Kewpie美乃滋、龜甲萬和Kitty》,其創作靈感便是來自2011年的日本311大地震,網路上流傳的海嘯與受災畫面震撼了智子小姐的內心,她將對故鄉的悲傷與痛心寄託於畫筆上,於是我們看到在浮世繪海浪上,沖刷並席捲著象徵日本生活的日常符號。

長尾智子添上凱蒂貓香奈兒等消費符號,重新詮釋義大利畫家提香1538年畫作《烏爾比諾的維納斯》(Venus of Urbino)。圖/長尾智子提供

長尾智子重新表現《聖經》經典人物莎樂美(Salomé)。圖/長尾智子提供

對於自己的創作風格,長尾智子更進一步解釋,所謂的「Kawaii」無非就是日本社會一種主流審美觀,她只是技術性地運用Kawaii來強調作品概念。如同Hello Kitty這個從日本發跡紅遍全世界的IP,便曾被長尾智子引用放入自己的作品中,她認為以Hello Kitty這樣主流消費象徵所擁有的Kawaii能量,不僅能讓作品具當代感,也更全球化。

Tomoko Nagao

長尾智子成名作《Botticelli-The Birth of Venus with baci, esselunga, barilla, PSP and easyjet》重新表現波提且利1485年畫作《維納斯的誕生》,維納斯不再從貝殼誕生,而是從掌上型電玩PSP現身,周遭被easyJet(英國廉航)、Barila、Hello Kitty等大眾消費品牌包圍。圖/長尾智子提供

從讓她聲名大噪的《Botticelli-The Birth of Venus with baci, esselunga, barilla, PSP and easy jet》作品中,不難發現長尾智子對於將文藝復興時期畫作當代社會消費象徵之間的融合感到很有興趣。在她的取材裡,卡拉瓦喬堤香維拉斯奎茲等人畫筆下的耶穌、維納斯、酒神巴克斯、瑪格麗特公主、大衛歌利亞…,都被長尾智子小姐的微普普藝術給「Kawaii化」了。

長尾智子作品重新詮釋17世紀西班牙畫家維拉斯奎茲畫作《瑪格麗特公主》﹝The Infanta Margarita﹞,當她遇上當代消費品牌可口可樂?圖/長尾智子提供

長尾智子重新表現16世紀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畫作《美杜莎 》(Medusa)。圖/長尾智子提供

長尾智子相信現今全球化的社會,讓一切事物都變得很扁平,很難看出差別性。因為每個人都可能喝著同一種可樂,吃著麥當勞、百味佳、能多益巧克力醬(Nutella)、上網搜尋用Google、在Facebook交朋友、穿著同款的Zara、一起搭easyJet(英國廉航)四處飛,這代表世界是對每個人敞開的。

而即使是數百年前的藝術畫作,現在同樣可以輕易地在網路上找到,甚至能夠下載印出,感覺藝術也是對每個人敞開的,藝術的普及提升了人們生活涵養,這與卡拉瓦喬、堤香、委拉斯蓋茲所處的時代不同,他們那時候只有權勢者才能接觸或購買藝術。

Tomoko Nagao

長尾智子2018年作品《侍女》,重新表現西班牙畫家維拉斯奎茲1656年畫作《侍女》(Las Meninas),添上可口可樂、日清泡麵等當代消費符號。圖/長尾智子提供

長尾智子藉由設計植入各種現代產品與品牌符號的方式,重新創作數百年前的經典作品,除了以隱喻手法帶出創作觀點之外,也真實反映藝術家的自身文化與所居地背景的移轉融合。

如同她以日本流行符號詮釋歐洲經典畫作,以及透過超扁平(Superflat)概念跨維度模糊作品裡頭大眾文化傳統藝術之間的那條界線。

長尾智子作品《楓丹白露與蒂芬妮》(Fontainebleau with Tiffany)重新詮釋1594年楓丹白露畫派《蓋布莉埃爾姊妹》(Gabrielle d‘Estrées and One of Her Sisters)。圖/長尾智子提供

來源/長尾智子
撰文/良月
編輯/陳怡杰

塗鴉普普藝術家─凱斯哈林 Keith Haring

以魔性笑顏花朵橫行藝術與商業之間的村上隆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

Article Tags:
·
Article Categories:
Art & Design
Menu Title